????弟弟是人人称赞的政府精英,哥哥却是远近闻名的无赖泼皮。????这段家兄弟可真有意思。????这时,那位看上去消息十分灵通的先生又道:“段秘书可是何次长千金自己挑的姑爷,家底虽说差点,倒也算是青年才俊。要不是有段三儿这么个哥哥,何次长恐怕早就松口了。”????茶馆里吹龙门阵的,都喜欢讲点官僚富商的家庭辛秘。没聊多久,就把段子棋和何小姐的恋爱故事讲了个精彩绝伦——????话说某日,何小姐与母亲吵了一架,负气离了家。没走多远便天降大雨,淋湿了何小姐身上的高级洋装。????正当小姐狼狈无措之时,段子棋撑着油伞缓缓走过来,为何小姐遮蔽了一时风雨。之后,郎情妾意、互生情愫……????讲到这处,有人便笑:“哟,这还是出白蛇传。”????另外几人不以为然,跟着调侃道:“何小姐那身段的白蛇,我等凡人怕是招架不住。”????茶桌上哄堂而笑。????商响并没有见过何小姐,但光看几名茶客的反应,也猜得出这位何小姐的容貌想必有些难以形容。????侃侃而谈的几人穿着长衫,像是读书人,还算积了口德说得隐晦。要是换几个人,不知道要被形容成什么样子。????商响没什么兴趣的立在傍边听了一会儿,中间给添过一回水。????码头上没来船,茶馆并不热闹,就只有那一桌起得早的在吃茶。田镯往楼梯口一站,冲商响使了个眼色。意思是喊他过去。????商响拎着装开水的铜壶走过去,问:“怎么了。”????田镯往窗口吃着茶那桌瞧了一眼,怯怯的说:“响哥,楼下来了个和尚。”????商响皱起了眉,赶紧跟着田镯下了楼。????这世道乱,好多破落活不下去的人都做了和尚道士。虽说不是人人都有了不得的神通,但他们干的就是除魔降妖的活计,保不准就遇上个身怀法力的。????田家姐弟此前吃过亏,所以现在处处堤防着。????跟着田镯下了楼,透过帘缝儿,果然看见一个穿着破衣烂衫的赤脚和尚坐在大堂里最显眼的位置。????寻常人或许看不出,商响却是瞧得分明——????和尚虽然看着落魄,但周身隐隐笼着一层清澈佛光,叫商响一时顿住了脚步,不敢再往前。????回头看田镯,额上早就细细密密冒了一层汗,魂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。????商响叫了他一声,问:“你姐姐呢?”????田镯回过神,小声说:“上茶行拿新茶去了。”????商响默了片刻:“你去找田梳,这里我来应付。”????田镯性子温柔,一向乖得不得了。等会儿真与和尚斗起法来,反倒是个累赘,索性打发他走,要有什么事,他和田梳也好逃生。????田镯很担忧,临走前小声嘱咐着:“响哥,你小心。”????其实哪用他嘱咐,论起小心灵敏,世间妖怪哪一个胜得过老鼠精。????等到田镯从小门出去,商响才单手掀了帘子,拎壶进了大堂。????邋遢和尚见到人来,笑了一笑:“我还以为茶馆不卖茶了。”????这和尚虽然落魄肮脏,长得却很有几分体面。商响看着他,有点不敢近前。稳了稳心神,才开口问:“大师要喝什么茶。”????“贫僧初来乍到,就想讨口水喝。茶就算了,把我这身儿衣服当了也不够小哥一壶茶钱。”????商响心里一沉。????依着和尚能将修为形之于外的法力,不可能看不出自己的本相。如今他不动声色,反倒叫人猜不出他究竟在打什么主意。????商响只是一介鼠辈,平时在鼠子鼠孙面前拿辈分也就罢了。遇上真的高人,自然而然就短了气焰。????忐忐忑忑的给和尚倒了一碗水,刚想趁机溜走,却被和尚握住了手腕。????商响吓了一跳,惊惶的看着和尚,生怕莫名其妙被收了去。????只听和尚说:“盈盈一握,小哥的胳膊真是玉做的骨肉。”????这话可谓孟浪至极,一点不像出自出家人之口。????可脉门被人握住,商响不敢轻举妄动,只得费尽心神与他虚与委蛇。????“大师说笑了,劳烦放开我。”????和尚笑了笑,拉着商响的手摩挲了两把才松开。????商响稀里糊涂糟了一顿轻薄,心里觉得恶心,面上却不能生气,只能赔着假笑站在一旁。????和尚端着茶碗,咕噜咕噜将碗里的水一饮而尽。喝完一揩嘴,手在衣摆上擦了擦。????“贫僧听说日前码头上有具无头尸首,小哥可曾见过?”????商响莫名,暗自寻思着:????那尸首究竟有什么蹊跷,竟引得和尚道士纷纷来问?????“见过的?”和尚笑了一笑,“来渝州前,有人告诉我,有什么要打听的,就去码头边的茶馆找商响。”????商响手心里全是冷汗,这和尚竟然知道自己。????“大师是来收我的吗?”????想到这个可能性,商响双腿直打颤。????和尚愣了一下,然后哈哈大笑:“小哥这般质朴灵透,贫僧可舍不得。”????商响在衣服上揩了揩手心的汗,暗自松了口气。????原来是来找自己打听事情的……????除了担挑子卖货,商响在暗地里还干着另一个营生——????贩卖消息。????他的鼠子鼠孙众多,城里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就能传到耳朵里。这买卖一开始只在妖怪里干,后来名声传开了,也会有凡人花重金找上他。????只要有钱,商响来者不拒。这营生虽说算不得光彩,却也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恶事。????定了定心神,商响问和尚:“大师想打听那具无头尸?”????“正是。”和尚澄明的眼睛望着他,目光极为透彻。????老鼠精被菩萨般的双眼看得胆寒,不由自主的退了半步。敛目说到:“小的并未亲眼见到,只是听说那尸首上有着浓烈花香。”????“花香?!”和尚先是一惊,然后露出了然神色,“那就是了。”????“什么是了?”商响问到。????和尚指了指面前的空碗。????商响提来茶壶,恭恭敬敬的给和尚斟满了一碗茶。????茶是上好的六安瓜片,汤色青而透绿。????“这回怎么是茶?”和尚轻佻一笑,问道,“莫不是小哥想让贫僧将衣服抵在这里。”????商响活了二百多年,什么样佻薄放荡的人没见过,只当没听到后半句,笑道:????“大师说笑了,小小心意而已。”????和尚一口气喝完茶,站起身来,居高临下盯着商响:“近来城中会不太平,小响你要小心。”????“诶?”不等商响明白这话是何意,赤着双脚的和尚已经走出了茶馆。????商响头一回见到移形换影的高等术法,不由得看呆了。????刚回过神,看见田梳杀气腾腾的从外面冲进来。????“那个假和尚呢?敢砸老娘场子,看我不扒了他的皮!”勇猛泼辣的梳子精朗声吼道,丝毫不在意旁人的目光。????商响还提着茶壶,对摩拳擦掌的田梳说:“你打不过他。”????田梳一愣:“难不成是真和尚?”????商响想起那溶溶的洁净佛光,不由得抬手抹了抹额上的冷汗,一屁股坐到条凳上,现在还有点心有余悸。????吓坏了的小老鼠早早收了挑子回道观。刚到巷口,竟又看见那赤脚和尚迎面走来。????“呀!”商响张口结舌,惊得差点现了原形,“你、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????和尚高兴的凑了过来,口气比之前要亲热得多:“小响,你知不知道流云观在哪里,我都找一圈了。”????商响立马警惕起来:“大师找流云观做什么?”????和尚抬头望了望天:“看望故人。”????“故人?”????“他叫肖吟。”????小老鼠本就七上八下的心情更加复杂了,不信这脏和尚会认识道长。????正要扯谎糊弄过去,却听到了肖吟沉缓的声音从巷子里传出:????“白悟虚,你来了。”????和尚斜侧过身,视线越过商响,看着慢慢走出来的灰袍道士,笑道:“啊,我来了。”????小老鼠睁大了黑而且圆的眼睛,惊讶的想,这两人还真认识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