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馨馨被带进山中的洞里, 绑匪拍了她的照片发给她的母亲, 索要赎金。????虞萌萌现在身上都被捆了绳子,浑身上下都脏兮兮的, 膝盖上都磕破了。????她想起两年多前,也是这样,然后爸爸跟着警察来救了她,爸爸后来告诉她,他也是在那个时候知道她是他的亲生女儿的。????她看着饰演绑匪的演员,还真有点怀念呢!????拍戏进行得很顺利,唯独虞萌萌被绑匪放在山洞里,那种害怕和绝望以及愤恨的心情, 有点拿捏不住。????虽然她之前也被绑过, 但是当时只想着她爸爸那么厉害, 一定能救下她,她肯定不会有事,所以心里并没有太多害怕的情绪,当时她甚至还告诉绑匪, 她爸爸特别有钱。????宫响让人先给她松了绑, 然后给她讲戏。????虞倾心四处看了看, 没有看到秦镇川, 以为他回去了, 拿着棉衣包在女儿身上, 跟着她一起听宫响讲戏。????虞萌萌慢慢地有点明白了, 她忽然想起当初和昊昊被困在火烧的演奏厅时, 心里也会有害怕,怕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咪。????“我懂了,宫伯伯,让我再试试呗。”????“哎,行,不着急啊,放松一点。”宫响对这个女孩可稀罕可有耐心了。????“嗯,好。”????接着重新开机,虞萌萌被绑匪扔在潮湿山洞的角落里,镜头拉近,给了她一个特写镜头。????叛逆的小馨馨又冷又饿,她想念妈妈给她炖的汤,想念妈妈温柔的声音,想爸爸温暖的大手,还有爸爸给她写的书信,她在爸爸去世后撕掉了一些,但其实好些她都没有撕,那些被她撕掉的,也被妈妈捡回来,小心地拼了起来,就藏在她的书桌里,她都知道。????她心中忽然害怕极了,怕再也见不到妈妈了,她们已经失去了爸爸,如果妈妈再失去她,她要怎么活下去啊!????眼泪布满了她脏兮兮的小脸,恍惚中,她仿佛看到爸爸,爸爸抚摸着她的脑袋,对她说:要勇敢……????“卡。”????宫响满意地回放这一条,心中直呼自己捡到宝了!这个小丫头太灵性了,全身都是戏,尤其她灵动又漂亮的小眼神。????演得太像了!????“宫伯伯,这次可以吗?”虞萌萌被人松开绳子,擦着眼泪从地上爬起来问。????“可以了可以了!演得太好了!萌萌真厉害!”????虞萌萌也很开心,其实让大家一直陪着她NG,她心里也很有压力,毕竟现在天气这样冷,大家一起陪她冻着,多不好啊。????接下来一条,就是警.察们进山部署找人,却被毒.贩在山中放了炸.药,差点被炸.塌的山石砸死。????这一条没有虞萌萌的戏份,虞倾心给她抱了热茶,还把大棉衣穿在她身上,整个人包得厚厚的,只露出小脸。????母女俩也在取景地旁边看其他演戏,虞萌萌看得很认真,她想看有些情绪,别人是怎么表现出来的。????这个取景的地方,上面有一片伸出来的小悬崖,“警察”们躲在山洼里,可以勉强看到绑匪他们躲的山洞,而那些炸药的目的,就是为了炸塌他们头顶的悬崖,将他们活埋在里面,或者造成滑坡冲到山下去。????虞萌萌他们待的位置也在悬崖下方,是个很好的观看位置。????正看得津津有味的虞萌萌忽然抬起头,看向悬崖上方。????“怎么了萌萌?”虞倾心陪着女儿在看别人演戏,见女儿抬头,也跟着抬起头。????“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。”虞萌萌说。????“有吗?”虞倾心认真听了听,想了想说,“不是说道具组在上面埋炸.药吗?有可能是他们在上面布置呢。”????“可能是的。”虞萌萌想想也对,她收回目光,然后专心观摩其他人演戏。????这一场群演很多,很多人都会出现在剧情里,而后山上传来一声巨响,果然有许多碎石块砸下来,但这些石块都是特制的,只是看起来像石块而已,砸在身上并不疼。????这一场很快就过了,虞萌萌重新回到山洞里,接下来就是警察们解决了绑架她的人,终于将她救了回去。????悬崖上,贺重渊和秦镇川提前赶了上去,果然在上面遇见了几个鬼鬼祟祟的人。那些人看到贺重渊穿着迷彩服,面露惊惶之色,转身就跑,贺重渊立刻大步追了上去,一脚踹在那人背心。????秦镇川脱掉身上的外套往空中一扔,直接盖在一个想往山下跑的人脑袋上,那人顿时脚下一个踉跄,从山上滚了下去。????两人动作干净利落,没一会儿就干趴了五六个人。????贺重渊从兜里拿出扎绳捆在他们的手腕上,秦镇川懒洋洋地踩在其中一个人的背心上,拉着他的头发将对方的脑袋提了起来,“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?”????“你、你们是什么人,凭什么打我们?”????秦镇川呸一口吐掉嘴里的烟,“罗嗦什么,荒山野岭的,爷杀了你个瘾.君.子,都没人知道。”????他的声音吊儿啷当的,听在这些人的耳朵里,却更加害怕。他们这些碰过毒.品的人,见多了黑暗世界里的弱肉强食,像秦镇川这样的人,对他们来说有种属于强者的压迫感,莫名觉得他要碾死他们像碾蚂蚁一样简单。????被他踩着的人抖了抖身体,惊慌地说:“我说我说。”????“有人拿了一些威力很大的真.炸.药,让我们替换道具组准备的那些,制造事故,完事后给了我们想要的那个,但他们有一个条件。”????“什么条件?”秦镇川在他背心碾了碾,有点耐烦。这些人,只要肯给他们毒.品,他们什么事都干得出来。????那人不敢卖关子,竹筒倒豆子般地说:“要等那个小女孩过来时,再点炸.药。”????贺重渊的脸色难看极了,他大步走过来,狠狠一脚踹在那人身上。????那人惨叫一声,连连求饶道:“别、别打我,我说的都是真的。”????贺重渊和秦镇川对视一眼,他们此时心里都有一个巨大的疑惑,看起来对方的目的是为了针对萌萌,但是为什么要针对她一个小姑娘?????如果说想要报复贺重渊,但是他最近一直专注在生意上,没有管过这些事,就算因为以前的事报复他,肯定也会让他知道他们的目的,否则这报复不就起不到他们想要的效果了?????这些人都只是些小喽啰,问他们估计也问不出什么。????贺重渊打了电话让裴彦带他们去警察局,他和秦镇川继续留在山上保护萌萌他们。????他们拎着人往山下走,贺重渊挂了电话,无意中一回头,看到不远处的树丛动了动。他微微眯眼,立刻向那个方向走了过去!????果然,他很快就看到一个长着白头发的白人往深山里跑走。????贺重渊几个纵步追了上去,从地上捡了块拳头大的石块,猛地往那人背心掷去。????那人闷哼一声,一头扑进了前方的草丛中,之后在山上几个翻滚,滚下了一个山坡。贺重渊急步踩在山坡上追了下去,在那人爬起来之时,又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,没能站稳的白人顿时又跌了个狗.吃.屎。????“迪恩?”秦镇川走过来,笑眯眯说,“果然是你。”????他的笑容中透着冰冷的杀意,但那个被踩在脚下的人并没有发现这一点,他看到秦镇川,先是震惊,而后是见到救星一般的表情,“秦!救我!”????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秦镇川走过来,居高临下看着他。????迪恩着急地操着他半生不熟的英文说道:“我是来这边会一个朋友,听说山上有剧组拍戏,想来看看热闹。”????秦镇川冷笑一声,对贺重渊说:“把他处理了,就地埋了,老子早就看他不顺眼了。”????贺重渊知道他是在演戏,配合道:“行,听你的。”????迪恩一听,鼻涕眼泪都出来了,着急地喊道:“不、不要!秦,求你了,放过我,我真的只是过来会一个老朋友的。”????秦镇川转身就走,显然懒得再听他多说废话。????“秦!秦!我说我说,”迪恩抽泣一声,“我是来这边处理生意的,但是入境时被警.方查到了,跟朋友会面时还被一个小朋友看见了,那个人说小朋友认识他,让我想办法把小朋友处理了,不然会连累他。”????秦镇川顿住脚步,同贺重渊对视一眼,更加疑惑了,这个人说的是萌萌?????他们俩都不知道萌萌看见了谁,但是迪恩初到中国,其他事也说不明白。????贺重渊捆住他的手,一把提起他,对秦镇川说:“我先带他回去,想办法从他嘴里问出些东西,你帮我保护萌萌和倾心。”????“知道了。”都这个时候了,秦镇川自然顾不上和他斗嘴。????贺重渊直接把人带到山下,裴彦也带了人过来,还有他们一直合作的杨警.官。????杨警.官看到迪奥,又听了贺重渊的复述,说道:“这个人这几年一直在边境线上活动,应该不是小角色,按他的说法,萌萌一定看到了什么重要的人。”????“我会问她的。”贺重渊眉心一直紧紧攒着,回忆这段时间女儿去过的地方。????虞萌萌每天干了什么,去了哪里,每天晚上都会话唠地告诉爸爸妈妈,贺重渊对于女儿说的话都记得很清楚。????但是,他并没有听她说见过哪个特殊的人,还是她认识的。????杨警.官审讯了迪恩,可是迪恩却说他和那个人也不熟,他们只见过一面,并不清楚对方的职业和年龄等等,让他描述那个人的样子,他却说他对东方人脸盲,看谁都差不多,实在描述不出他的特殊之处,而且是对方联络他见的面。????贺重渊很想一脚踩碎他的脑仁,如果不将那个人抓出来,那个人发现自己还没有被萌萌指出来,她很有可能还会出事。????审讯继续,但是短时间内却似乎得不到更多消息了,贺重渊想到女儿可能会有事,根本待不下去,重新驱车回了山上。????秦镇川回到剧组,虞萌萌的戏已经拍得差不多了,最后一场拍完,今天就能直接收工了。????虞倾心在她们借住的小屋里烧了好些热水,一会儿母女俩洗漱和喝的水就都有了,晚上还能泡泡脚睡。火炉边上还烤着红薯,散发着香甜的气味。????“哎?大哥,我还以为你下山了。”虞倾心见他身上沾了不少泥点,外套也湿了好些,担心地问,“你这是去哪里了?看着在树林里和谁打了一架似的。”????“是啊,遇到几个人,和他们过了几招。”秦镇川笑眯眯把外套放在一边,在她脑袋上揉了一把,过去抱起窝在椅子上烤火的虞萌萌,“萌萌,今天拍完戏了?累不累呀?”????“还行。”虞萌萌坐在他腿上,看到他衣领上有一片枯黄的树叶,眼睛笑得弯弯的,“舅舅,你肯定跟人打架了对不对,怎么还像小孩子一样呀?”????她把那片小树叶拿下来给他看,秦镇川笑着逗她,“因为舅舅是勇士,生来就是为了和强者决斗,然后成为更强的人。”????虞萌萌咯咯笑,秦镇川和她闲聊了一会儿,不经意地问道:“萌萌,最近你有遇到过什么人吗?”????“什么人啊?”虞萌萌反问,她最近见的人很多的啊。????“有没有人让你感觉奇怪的熟人?对方和一个外国人见面,碰巧被你撞见了之类的。”????虞萌萌仔细想了一会儿,最后还是一脸茫然地摇头。????秦镇川怕吓着小丫头,没有深问,只说:“要是你哪天想起了自己见到了奇怪的熟人,记得先离他远一点,然后再告诉我和你爸爸。”????虞萌萌点头,而后小声问:“舅舅,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????“没有,有事我和你爸爸也会处理的。”秦镇川笑眯眯揉她的小脑袋的。????“好的。”????傍晚时,贺重渊回了剧组,他怕萌萌和倾心担心,进剧组调整了一下情绪,没让她们看出什么。????山里取景需要差不多两三天,贺重渊把公司的事都交给了秘书团,他现在哪里也不敢去,潜伏的敌人令他内心充满了不安,他就像一头野兽,此时此刻只想守着他最重要的家人。????两天后,他们回到了市里。????秦鹤江打了电话,让他们一家过去吃饭,昊昊马上就要走了,他这个当外公的也很舍不得,一家人得好好聚一聚。????秦氏集团还在审查,不过公司已经恢复了正常的运行,员工们都上了班,他这个当老板的当然也要回去。????“没事?”????秦鹤江照例围着围裙在厨房里高兴地给一家人做着饭,秦镇川靠在门口问他。????秦鹤江将一盘菜盛出来,将锅放到水龙头下清洗,听到儿子关心自己,心里暖暖的,“没事的,公司没有做过违法犯罪的事,不怕查。”????他把锅洗好重新放到灶上,顿了顿,忽然又说:“就是年纪大了,一个人管那么大的企业有点管不过来。”????“胡说,你这么年轻,再娶几个媳妇都忙得过来,不怕。”秦爷多聪明的人啊,一耳朵就听明白了他的意思,跟自己爸说话也不正经。????“你个孩子,瞎说什么呢!”秦鹤江都被他气笑了,他以前心里记挂着半辈子也没能忘掉的女人,现在有儿有女,更不会去想这些事了。????“那你让秦镇川给你帮忙。”秦镇川这头野狼自在惯了,才不愿意被一个公司给套住。????“少来,我自己的公司还忙不过来,你自己爸的事自己管。”在帮忙切菜的贺重渊根本不接这个锅,他还想多留些时间陪老婆孩子呢,哪有空帮岳父管公司。????秦鹤江:“……”????合着他这人人想要的金山银山,到他们这里倒成了烫手山芋是!????只有虞倾心真心担心秦鹤江年纪大了忙不过来,给他出主意:“要不请职业经理人帮您管,一个人管这么大企业确实很累。”????贺重渊靠过去,小声说:“学长我也很累啊,你怎么不心疼我?”????虞倾心不好意思地轻瞪了他一眼,当着长辈的面呢,跟她说这个多不好意思。????秦鹤江被女儿的关心感动了,心说还是女儿好,女儿才是贴心小棉袄,儿子女婿都只图省事,都不知道为他这个老父亲分忧!????虞萌萌和虞昊两靠在沙发上玩手机。????虞昊下了一个地图软件,给她说:“咱们国家在这里,奥地利在这里。”????虞萌萌看着在地球另一边的国家,“你就是在这里学琴的吗?”她看着在欧洲中部的国家,觉得有点神奇,真的好远啊。????“是的。”虞昊在地图上标了一个点,旁边出现了几个地理坐标。????虞萌萌捧着看了好一会儿,虞昊又打开相册,翻了好些他在奥地利拍的照片给他看。????虞萌萌想到昊昊马上就要走了,心里特别不舍,拉着他的手说:“昊昊,你学完了这半年,一定要快点回来哦,到时候咱们一起读书,好不好。”????“好。”虞昊握着她的手,轻轻点头。????这件事虞萌萌已经对他说过好多遍了,两人都好期待以后一起读书上学的事情。????虞昊心里也舍不得虞萌萌,拿着手机对她说:“我给你多拍点照片,到时候去国外还能看看。”????“好呀。”????虞昊给虞萌萌拍了N多照片,虞萌萌也拿了爸爸的手机,给虞昊拍了好些照片。????很快就到了正月十五,一家人去机场送虞昊,虞萌萌在送他走时强忍着没哭,等人一走,飞机载着他飞上天空,顿时趴在爸爸怀里哭得稀里哗啦的,虞倾心和贺重渊也都红了眼睛。????秦鹤江说孩子这么小应该留在父母身边,听贺重渊说半年后孩子就会回来,他点点头,“就应该这样。”孩子的成长是很快的,一旦错过了,就会成为一生无法弥补的遗憾。????又过了几天,虞萌萌在剧中的戏份几乎都拍完了,她打算回明珠市继续上学。????贺重渊同她说好,等虞昊回来,两人就转到北京上学。????虞萌萌要走了,院里的小伙伴们都非常不舍。????苏啸威拉着她说:“那我请你吃肯德基,为你践行好了。”????“好啊。”虞萌萌也有点舍不得他。????唐雨晴知道自己最喜欢的萌萌姐姐要走了,在家里撒泼打滚,也跟萌萌姐姐一起转到明珠市上学,她爸妈都管不了她。????虞萌萌接到表叔的电话,知道情况后就让她来接听,劝导她要好好听爸妈的话,要好好读书,等半年后她就来北京了。????“干嘛不现在就过来呀?”唐雨晴很不开心,她不想她走。????“因为我在明珠市也有好多小伙伴呀,我要和她们道别的。”虞萌萌说。而且她妈咪打算重新考大学,她以前的学籍在明珠市,需要回去处理好些事情呢。????“那好。”唐雨晴瘪瘪嘴,不情不愿地同意了。????虞萌萌又约她出来一起吃肯德基,唐雨晴立刻就赶了过来。????肯德基仍然十分热闹,小伙伴们开心地点了一大堆东西吃完,虞萌萌才回了大院。????转天,剧组那边打电话,让虞萌萌去补拍几个镜头。虞萌萌去了,忙完一切回来,竟然意外在剧组门口看到了爸爸的舅舅,也就是舅公。????虞萌萌和虞倾心对这个亲戚都挺尴尬的,因为贺重渊的原因,她们都不喜欢他,可是他毕竟是贺重渊的血亲,尤其是贺妈妈去世后,贺重渊母亲家这边就只剩下舅舅这一个亲戚了,真要闹得太难看也不好。????项禹丞看到了她们,难得主动地走过来和她们搭话。????他的态度挺好的,不像小年那天在贺家那样,今天说话和和气气的,还请她们去吃饭。????不知是不是出于身为母亲的直觉,虞倾心在他的目光看向女儿时,莫名地感觉到了一阵心慌,她下意识捂着胸口,不好意思地说:“抱歉舅舅,重渊说了来接我们,我们就不去了。”????项禹丞目光闪了闪,看到不远处的保镖,点点头,没再说什么就走了。????虞萌萌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却忽然想到那天舅舅说的话。????“妈咪,咱们能先回剧组吗?”虞萌萌也觉得有点心里不踏实,觉得这件事应该告诉爸爸或者舅舅。????“好。”虞倾心本来就心里慌慌的,母女俩默契地转身往剧组走。她们担心项禹丞还在附近,不敢走得太快了,怕他去而复返。????虽然虞萌萌的保镖就跟在身后不远处,但是这种空旷的地方,太令人没有安全感了。????还好她们离剧组很近,没几步就到了。到了人多的地方,母女俩齐齐地松了一口气,而后连忙给贺重渊打电话。????贺重渊接到电话赶过来,看到老婆和女儿平平安安的,提到嗓子眼的心总算落了回去。????“萌萌,你确定看到他了吗?”贺重渊把女儿抱起来,眉心拧成了死结。????“是的,”虞萌萌仔细回忆当时在照相馆外面发生的事情,“我看到他和一个戴帽子的人在说话,还叫了他,但是他没有回答我,然后他们俩都走了。”????“学长,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虞倾心看到贺重渊的表情,知道肯定出大事了,不然贺重渊不会是这个表情。????“我先送你们回去,晚上再和你们说。”贺重渊亲自驱车将母女俩送到了贺老爷子的小楼,大院里警卫重重,足以确保她们的安全。????同一时间,杨警.官带人布控抓捕项禹丞,但这个人似乎已经得到了消息,没有回单位,也没有回家里,好似从这个世界消失了。????晚上,贺重渊那那串代码写在纸上,一共十五位。????虞萌萌怎么想都觉得,今天她和妈咪遇上了好危险的事情,她想知道爸爸那个舅舅到底怎么回事,敲开了爸爸的书房门。????“萌萌,干什么呢?”贺重渊看见探头趴在门上的女儿,对她招招手。????虞萌萌趿拉着兔子拖鞋跑过来,被贺重渊抱到腿上。????“爸爸你在写什么啊?”虞萌萌转头看到纸上的一串数字。????“这是个代码。”贺重渊给她整理了一下睡衣的衣领子,一边问她,“今天是不是吓着了?”????“嗯嗯,我和妈咪看到舅公都觉得心里慌慌的,就赶紧跑回了剧组。”虞萌萌趴在书桌上,数着那串数字。????“萌萌做得对。”贺重渊心中也是一阵后悔,如果倾心和萌萌跟着项禹丞走了,后果他根本无法想象。????“咦,爸爸,你这个数字,好像我在软件上看到的地理坐标哦,都是十五位数呢,而且数字都好接近。”????“什么?”贺重渊疑惑地看着她。????“爸爸你等等。”虞萌萌从爸爸腿上滑下来,跑出书房后,又很快跑了回来,手里拿了一张纸,上面也写着一串数字。????“这个是昊昊在奥地利的坐标,是十四位,这个是咱们在北京的坐标,好像也是十五位,我觉得这个数字挺有意思的,就都写下来了。”????贺重渊呼吸略微加重,他伸手接过那张纸,上面果然写着两组数字,每组的数字都非常长,和他得到那一串相同,不同的是,这两组中,每一组数字都加了逗号,前面分别加了XY。????“萌萌,你在哪里看到的这个坐标?”一般的坐标都由纬度和经度交点来标注,例如北纬多少度和东经多少度,这样长串的数字倒是少见,或者说很少有人关注到这个。????“是一个地图软件啊,昊昊告诉我的。”虞萌萌说。????贺重渊立刻掏出手机,“萌萌还记得是哪个软件吗?”????“我记得图标。”????“好。”????贺重渊在女儿的指点下,很快下了同款地图软件。他试着按北京地区的地理坐标,将十五位数分成两段,而后在地图上找到了对应地点。????是一家银行。????第二天清晨,在银行外等了一晚上的警察,成功在在银行门口抓获了前来取东西的项禹丞。????警房在项禹丞租用的保险箱里,找到了大量的金条以及一些账目,甚至还有一些自白信。????根据这些东西,警房查到他在二十多年前,没有承受住毒.贩给出的金钱诱惑,出卖了自己的姐姐和姐夫,之后多年,一直与贩.毒者有密切联系,并且将报酬存在这个地点,让他自己来取。????但他一直害怕自己会死在他们手上,所以后来主动调去了安全的文职岗位,渐渐淡出了他们的视野。????然而半年前,骆家被彻底铲出,使得北方地区的贩.毒网络出现巨大的空白,于是,他们再次找上了他。????其实,项禹丞这些年得到这样多的金子,却压根不敢拿出来用,就怕会遭人红眼举报他,进而查出他曾经干过的事。如今铁铐上手,才开始后悔。他提心吊胆干了这么多年,全都白干了。????之后的事,贺重渊没有再插手,因为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,陪女儿和老婆回明珠市读书。他相信在法律面前,项禹丞一定会得到应有惩罚,不需要他了。????……????虞萌萌再回到北京时,身条又抽高了些,小脸蛋也长得更加漂亮了。她回到大院儿,苏啸威正好骑着山地车进来,看到她眼睛都直了。????“萌萌?”苏啸威从车上跳下来,向她跑了过来。????“啸威,我回来了。”虞萌萌微笑着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