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可是现实不是文添祯说不见就不见的。????三个月后, 文添祯乘船南下。此时是冬天,江山寒风阵阵,船头站了许多船客,来来往往的人形形色;色, 从穿着粗布麻衣的老妪到绫罗绸缎的大户人家少爷, 还有带着货物准备贩到南方去的一批抬货的壮汉, 笨重的箱子吃水很重, 船晃了一晃,一脚没踩好的文添祯差点摔下水, 被人从身后扶住了。????文添祯连忙道谢,也没回头看到是谁。????“多谢这位……”文添祯忽得滞住, 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。他缓缓转过头,映入眼前的正是无应。????“多、多谢你了。”文添祯迅速往后跳了一步。????文添祯的动作太大,无应虽然看不见也想象他跳脚的模样,他笑了笑, 也听出文添祯的声音来了。????“好巧。”????“呵,真是太巧了。”????文添祯让开路, 让无应上船,这么堵着路也不是办法, 后面还有很多上船的人呢。甲板上人多且混杂, 无应穿着一身单薄的僧袍,又是瞎子,挤在人堆里远远望着显得有几分的柔弱无助。????文添祯捂住心口, 这都是什么比喻。不过就当照顾残疾群体,文添祯扯扯无应的袖子。????无应微微侧头, 仿佛能看见他一般。????文添祯咳嗽一声,有点别扭:“那边有座位。”????“那边有劳文大夫了。”无应是知道文添祯是谁的。????文添祯显然不适应和无应太温柔说话, 带他坐在桌子旁边,自己也坐下来,让船上的小二上了茶就不说话了。????船上确实太冷了,喝点热茶刚好暖暖身子。这会船也没开,文添祯不喜欢船舱里混杂的味道宁愿在这里吹冷风也不想进去。文添祯也没吝啬到一杯茶都不给喝,顺便就给无应要了一杯。????船上的茶算不得好茶,文添祯是喝惯了好茶叶的,可无应捧着茶杯喝茶的姿势,倒像是在品尝绝世好茶一般。文添祯侧着头微微观察对方,明明已经入了冬,无应还穿着一身单薄的僧衣,文添祯观察了半天,都不认为这是一件能在寒冬御寒的衣服。????这家伙有钱就捐给破庙当香火钱,自己穷得叮当响,怕是没钱买衣服。他包袱里倒还有件多余的大氅,要不要……呸呸呸,他又和这个人不熟,干嘛要这么为对方着想。????文添祯犹豫了一下,喝茶的功夫,手指却正好接触到无应的手背,簌一下立刻缩回了手,手也太凉了,这么一看无应的脸色也有点惨白,万一冻病了,他这个医生总不好见死不救。文添祯咬了咬牙,解下包袱,把多带的一件大氅拿了出去,塞到无应怀里。????“衣服,给你的,披上。记得要还的。”????无应捧着衣服,勾了勾唇角:“好。”????船开了一会儿,文添祯的眼皮跳了几下,他望着天色,虽然有风但天气很晴朗,不像是不利于出行的样子。但到了夜晚,船已经行驶得足够远的时候,动l乱忽然出现。????船上有不同档次不同票价的房间,大通铺的,包间的,甚至还有挤在一起只在坐在地方的。文添祯的抠门从来不用在自己身上,他对自己还是很大方的。文添祯的房间不仅是包间,还是豪华版的,整艘船只有四间,分别是天字一号到四号房间,他住了一间,那少爷住了一间,看似是指挥那些大汉搬货的老板住了一间,剩下那间被一位衣着打扮也比较讲究的富商住了。????而和尚似乎是买的最便宜的那种票,文添祯吃完晚饭,就见到和尚冷冷清清地笔直坐在地上,似乎在闭目养神。他嘀咕一声,想到自己那个房间其实很大,至少是这里最大的几间之一,多一个人也是住得下的。????想了想,文添祯还是叫起和尚。????“喂,和尚,要不要到我房间去。”大不了,让对方交点租金,也是可以的。????哪知这个和尚却不领情,摇了摇头。????“多谢文大夫美意,贫僧心领了。只不过这是修行的一部分,便不叨扰大夫了。”????呵呵!刚才接衣服怎么不说修行,哼。口是心非。文添祯斜睨了一眼和尚身上披的衣服,道:“随你。”????文添祯转头就走,和尚忽然叫住他:“多谢关心,出门在外且小心。”????文添祯缓缓转过身,对和尚这个嘱咐有点在意,不过也没太放在心上,只是回房间的时候留了心眼,仔细地看过有没有关紧后才睡下。????后半夜就听到吵闹声了。????文添祯被吵醒,有人一直在敲他的门,屋外一片混乱,哭声喊声叫声混成一片。他心里就知道,糟了。????“开门、快开门!”外门有恶狠狠就要踹门的人,文添祯心想,这是遇上劫道的了,他一边感叹自己倒霉,一边迅速将可以自保的□□藏在身上。????门几下就被外面的人撞开,那些人文添祯记得,就是之前搬运货物的大汉。文添祯一下看见大汉手里的大刀,该死,文添祯立刻就怂了。????出门没看黄历,倒霉。????文添祯以看形势不对,也不敢反抗,被大汉押到了甲板前,乌泱泱一片,船上的人都被赶到这里来了,文添祯注意到很多人都是软l绵绵没有力气的样子,看样子是中了药的样子,船客当中包括船上的保镖,全被绳子结结实实绑住了,看来也是怕这些人反抗。????没有绑住的几乎都是老人女子小孩,哦,还有他。????大概他看起来太弱了。不过,当看到和尚也没有被绑起来时,他心里竟然还有点乐。啊终于有难兄难弟,至少他不是唯一看起来弱的成年男子。????文添祯被强盗一推推到了和尚旁边,被和尚及时出手扶住。每当这时候,文添祯就觉得对方的动作也太灵敏了,一点儿都不像个瞎子,可又实实在在瞎了,这也是强盗们没有绑住和尚的原因。????几乎没人以为瞎子能做什么。????文添祯注意到,见血的人不多,有些人受了伤,但没有死亡的,伤也不是很大。大约是提前喂过药的原因,文添祯看出来这批强盗有备而来,单看原本是船长副手的那个男人也和匪徒站在一起就知道。这是里应外合。????整艘船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堆在一起,匪首翻着货物,有些恼怒。????“你不是这次会有条肥鱼吗?鱼呢?”这句话问的是内应。????“王、王老板!王老板往年的货都很不错。”内应指的是这次的富商,看来他们本来想宰的大鱼是王老板。????嚣张的富家少爷立刻怒对王老板:“王老板,看来这次都是冲你来的,你好哇,倒是连累到我们了。”富家少爷埋怨。????王老板被打劫已经够惨,这边富家少爷还火上浇油,他也生气啊,反正自己都被匪徒盯上了,倒不如再拉几人下水。????“呵呵,张少爷可是张家最受宠的长子,据说张家家财万贯连大门都是黄金打造。”????匪徒的目光立刻就被吸引过去了。????这也是条大鱼啊。????“你你你!”张少爷色厉内荏,对着王老板还能硬气几句,对上匪徒就怂了,他一眼看见匪徒脸上狰狞的刀疤,又对上对方手里发着寒光的大刀,心里生出畏惧。????“你快放了我!不然我爹绝对不会放过你的!”张少爷嚣张跋扈仗势欺人不是第一天了,一直仗着家中的权势为非作歹,凶名在外。????可惜他这次遇到硬茬。????匪徒怎么会不懂这种少爷,欺软怕硬的东西,让他见点血都老实了。????桀!????张少爷的胳膊被划出一道!张少爷尖叫一声,被匪徒一巴掌扇下来。????“求求你放放了我。”张少爷眼睛直直地盯着离自己不到一厘距离的刀刃,颤颤巍巍。????“放了你有什么好处。”????“钱,给你钱,放了我。你要多少我都答应,我爹最喜欢我,你把我放回去。”????“很好。”匪首拍拍少爷的脸,把他扯到身后,大声道,“咱是讲道理的人,想活命的就拿钱来买,本大l爷照顾你们,少爷命老爷命三万两一条,你们的命统统三百两。”????三百两!这对于普通人来说根本不可能。三万两虽然多,但张少爷不是拿不出来,可普通人的三百两就不一定了。有人立刻哭出声来,匪徒听了哭声,将哭的人从人群中抓出来。????“哭什么哭。”????是个十多岁的小少年,少年大约还是天真,竟然对匪徒喊:“我没钱,我不会给你的!”????“没钱?”匪徒抓着少爷的衣领,看向下面的人,“你们也是这样吗?”????下面的人虽然也是这么想,但谁也不敢说。不过匪徒也没准备下面人说什么,只是道:“没钱那就死!”????他发起狠,就要把少年往地板上摔,长刀眼看着就要捅进少年的身体当中,和尚突然动了,竟然直接抓住了匪徒握着刀子的手,看似丝毫没有费力气的样子把刀和人都抢了过来。那少年也不知怎么,明明身上没有伤口,竟然突然开始呼吸困难,和尚接过人把人往文添祯那里一推,道,“治他。”????文添祯慌慌张张接过少年,这个少年竟然因为太害怕差点喘不过气,看起来他应该有先天性疾病。文添祯立刻给少年施针,他的针是随时带着的,这时也能马上拿出来。????匪徒看这边竟然不慌不忙治病起来,人又被抢走,快气疯了。一时间,几个匪徒一起去拦住和尚,可这个瞎子竟然都能挡下来,一点儿都不像个瞎子。他左右看去,想抓过人质来挡,身边竟然只剩下张少爷,匪徒抓过张少爷,提着刀子就要砍他。????“别过来,不然我杀了他。”匪首看出来了,这是一个喜欢救人的和尚。????甲板上的其他匪徒也立刻按着眼前的船客。????和尚停下,阿弥陀佛了两声:“杀。”????……张少爷脸色铁青,这个秃驴。????匪首显然也没想到这个结果,反问:“你不救他”刚才明明还就救那个东西。????“贫僧能力不足,救不了。”????张少爷又怒又急,道:“和尚!你!”????文添祯却看出来了,和尚这是故意的,刚才受伤的都是张少爷身边的那些恶徒,而其他百姓直接就被药晕了,没有反抗也就没有被匪徒打伤,只有那些有一定抵抗能力的张少爷身边的狗腿才被打伤,和尚看都没有看。????果然,这个根本不是正经和尚。佛家讲究的不是众生平等,哪有无应这样,还分人的。????无应阿弥陀佛了几声,又道:“救人也不是不可以。”????“贫僧也是有价的。就与这位强盗施主一样,一命三万两,张少爷要不要?”????张少爷气极,这是趁火打劫。????“呵呵!”????强盗这时也觉得有趣起来,他根本不信这个和尚一个人能赢他们所有人,哪怕他的功夫似乎真的不错。????“你和他有什么区别?”张少爷咬牙,他看出来了,死秃驴是故意的。????“区别当然有。我的诚信比强盗施主高,我答应的事绝不出尔反尔,这位施主就不一定了。”张少爷脸色一白,他当然知道。强盗可能拿了钱,就知道灭口。要不,答应他。????“好,三万两。到时一定送到你手里。”????“不用送到我手里,请张少爷直接将三万两捐给此次受灾的百姓即可。”????我如果不送呢。????似乎知道张少爷心事,和尚立刻道:“贫僧可是会监督的。”????“好!”????和尚还不急着救人,那强盗却有点慌张,这和尚太自信,难道真的有后招?还是有埋伏?????“其他人呢。”不是正经和尚的其他人竟然开始向别的人也开始要钱,醒着的船客都觉得他和强盗没什么两样!????“我我们没钱。”????那边已经让少年稳定情况的文添祯抬起头看着和尚,这个和尚真是邪门,不过虽然和尚也不是什么好和尚,但他却不是什么恶人。这一点儿,文添祯还是看得出来。????只不过,他这个收钱……文添祯环顾四周,一开始把和尚当做救星的人命,已经开始把他当成和强盗一样的恶贼了。????好,他现在这个行为也确实和强盗没什么两样。????富商还是拿得出钱的,他道:“三万两,我出。”????哪知和尚笑笑:“员外每年做善事无数,此次救助。哦,贫僧是不是没有说价格,其他人只要一文钱就够了。”????“一文钱?”????大家都很惊讶。文添祯却觉得和尚这人说话颠三倒四,他做的事,奇奇怪怪的,简直就像是在拖延时间。????不对,该不会真是在拖延时间?????就像如文添祯所预料的一般,忽然在场的所有人,除了他和和尚,不管是强盗还是那些百姓,都仿佛中了毒一般,迷迷糊糊睡了过去。文添祯眼睛都看直了,他惊讶的不是这些人为什么会晕,而是晕的样子怎么这么眼熟。????!!怎么这么像他配的迷l药!!!????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。感谢文施主的帮助。”和尚施施然道谢。????文添祯站起来,果然!可他是什么时候……哦,对了,那时候他上船,和尚扶了他一下。一定是那时候拿的药,可那时候他怎么知道船上会有……不,这个小偷!????这种情况看起来简直是和尚黑吃黑啊。????文添祯心里想着,都没有发现和尚接下的动作。被和尚叫了一下,他才惊醒。????“施主,来帮个忙。”文添祯抬头,和尚竟然在给所有人绑绳子,不过他毕竟眼睛不太好,速度很慢。????“你想干嘛。”????“没做坏事。”????文添祯感觉自己就是在和人同流合污。不过好在,和尚不还没有丧心病狂到把百姓都绑起来,只把匪徒绑起来,又把其他人拖到船舱里面。????然后当真从每个船客手里取了一文钱,文添祯当真以为他说说而已。????天亮之前,和尚下了船,看样子是要坐小船跑路,他还喊文添祯。????“施主,走。”????“我l干嘛要和你一起走。”文添祯觉得和尚目的不纯,他要远离。????和尚摊手:“我是个瞎子啊,不会划船,看不见的。”????文添祯噎了一下。他差点都忘记这是个瞎子了。打架的时候那么利索,可看不出来。????“你看不见关我什么事。”文添祯嘴硬。????“你真的不走?”和尚有点坏,“待会这些人就醒了。”????“那干l我什么……”文添祯话都没说完,就全明白了。他已经和和尚构成实际上的同流合污了。那和尚的药是他的,人是他帮忙绑起来的,而且其他人都晕了,就他是醒着的,待会大概说不清了,只要一查,官府很快就会把他当成嫌疑犯。????而且,和尚当时可是明明白白地勒索!????文添祯恨恨地去划小船,那和尚倒是舒舒服服坐在船头,什么都不用干。????啊啊啊啊啊啊!他到底是遭了什么罪,怎么这么倒霉,遇上这么个人啊!????文添祯在此时完全不知道,他这辈子都要和这个假和尚绑在一起了。假和尚似有所感,抬头用没有神采的眼睛望着另一头划船的文添祯,笑了笑。????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。”????文添祯回头:“善哉你个头!”你个假和尚!